未命名

日常三十题(非腐误入,p陆)

想到了这个,我看能不能填完坑。

-----

5.灵魂互换的一天

“皮啊,你到底做了什么。”pi被喊声吵醒了,一睁眼看见一个粉毛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作惊恐状。睡意瞬间没了:“我怎么知道我做过什么,夫人你在玩cos吗?没想到声音都那么像……”少年pi貌似意识到了什么,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卷的紫毛!“夫人啊,我的梦居然变成了现实。”“你这…都做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梦。”

【晚上】

“皮啊,你还要继续吗。”

“……妈个鸡,睡觉。”


6.大扫除

陆夫人指着清扫出来的垃圾:“你看你,一半都是你吃的零食,再乱扔看我打不死你。”

“明明其中也有你吃的。”pi头也不回甩来这么一句。

“还不是因为...

【P陆】无题

很早以前就写好的短篇,其中的BUG还未修好。

先看着吧,诸位情人节快乐。

-----------

(一)

榕树下,粉发的少年对研究着棋局的人说道:“夫人,我们在一起吧。”紫发男子愣怔了会儿,浅笑道:“又要打什么赌了吗?皮啊一天不撕逼你就闲得慌吗?”Pi显然没想到陆夫人会这样回答,沉默了许久才回答:“不想撕逼了,撕了那么多年我早就累了,就来赌赌我们能在一起多久吧。”陆夫人仿佛没有听到般继续下着棋,快终盘时突然出了声:“夫人我好久没有打赌了,那就赌一次吧..以咱俩这情况一年都难哦。”Pi不再说话,将精力放在了棋局上。

夕阳的余晖折射到了棋盘上,陆夫人放下了手中的棋子:“就到这吧,下到这步...

记脑洞

_(:з」∠)_突发奇想的 觉得有必要记录一下。

===========

厨房中锅铲奏着的曲目戛然而止,一个男子从厨房中缓缓走了出来,将菜一碟一碟地放好,对着空气轻叹一声:又做多了,全是他爱吃的,现在只有我来帮他解决了。突然,另一扇房门被人用力打开,陆夫人对着正在感伤的人喊道:老e,你够了,大不了我不减肥得了,吃你的辣条去!

通知

最近繁事缠身,目前已成了失踪人口。相信我 春节来临时会恢复的

两厢情愿(P陆-试行)

不会有后续的


======================================

皮一直是个很安静的少年,但唯一令陆夫人恼火的就是在他的课上皮总是在状况外。

直到有一天陆夫人发现皮在他的课上打游戏的时候,他压抑多年的不满在瞬间一涌而上,最后他还是找了皮谈话。

陆夫人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又在神游的少年深深地叹了口气:“皮啊,我能知道你为什么总是不听我上课吗?是因为我上课无聊吗?”

“没有,只是因为不喜欢。”皮神情淡定地回答道。

陆夫人有点哭笑不得:“学习是能当儿戏的吗,不要让我单方面地授予你,而你却置之不理。学习这个过程应该是相互的,我不想一厢情愿,我们应该两相...

暗恋(E视角,E陆E)

陆夫人视角:http://zsm6918.lofter.com/post/33f791_27a193c

两篇文的灵感来源: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34473/

————————————————————————

-遥远又微弱的细屑

     「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此时的老E真正的体会到了高中时期课本中某位作家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写下这句话的了,场地中央的那对新人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双眼。即便老E心中怎样愤怒面上依旧虔诚的对自己曾经牵挂多年的人送上了祝福:“夫人啊,今后E某是再也不会听到你怨妇似的哀叹...

暗恋(E陆E,非腐勿入)

-也许追寻的光芒本是虚无

     陆夫人躺在草地上,闻着青草的芳香,望着璀璨得足以被吓出密集恐惧症的星空不禁叹息:果然是老了,见到什么都触景生情一回。所谓的望洋兴叹应指这般吧。

    又小又耀眼的星点交织在一起,虽然夫人清楚宇宙正在扩张,但是他还是感觉这些密密麻麻的星在压迫不断向内挤压仿佛要压在自己身上一样,那些遥远的在太阳系甚至银河系外的星球的存在感变得愈来愈强烈,那一瞬间的想象让人不禁后怕。

    夫人望着这些细柔的星点,恍惚中仿佛看到它们交错成了一...

对着时间等待零点送上祝福(非腐勿入,p陆)

_(:3」∠)_特别没有诚意的中秋贺文

---------------------------------------

       太阳的光芒还未褪尽之时,一轮盈凸月悄悄地从东方升起,陆夫人望着东边那轮在太阳的余晖下显得苍白的月亮深深地叹了口气:“哎……今年又要失约了呢。”思及自己的座右铭夫人无奈的牵起了嘴角:或许是该改一下了,要是你知道了肯定又来拿这个来嘲讽我了,对吧pi。

      中秋佳节即将来临,然而今年的陆夫人依旧没能等到那个承诺与他欢度中秋的人...

日常三十题(非腐勿入,p陆)

3.冬天晚上去公园散步,把对方的手揣进口袋里捂热

初冬时节,秋的气息还未散尽公园中的枫树仍是红得绚烂。林中一对特别显眼的老人手拉着手漫步于红林之间,他们仿佛听不到行人的议论声看不到行人或鄙夷或惊异的目光,若无其事的与彼此聊着天如孩童般打闹着。


夜幕渐渐降临,公园热闹的气氛被寒风吹散,静悄悄地园内只有部分行人踩在落叶上的沙沙声和小情侣们小声的甜言蜜语。“大pi!把你的手给我拿开,冻死我了。”一道中气十足的老人声打破了公园内的寂静,行人皆侧目看着那对做着幼稚举动的老人露出了笑容。也许老了也不是什么坏事呢。


“还不是你说自己手冷,我手的温度都给你了,夫人我总得要...

相爱相杀(E陆E,吃我安利吗)

设定:双方均为退役军人。

时间:暮年。

------------

深秋时节,落叶纷飞伴随着傍晚略显萧瑟的风飞向远方,像极了那对坐在银杏树下已年过半百的老人,哪怕在人生的暮年也丝毫不减年少时的意气风发。

那对并肩坐在树下的老人背对着夕阳用各自的双手不停地比划着间或发出被岁月磨损得如老树精般低沉而又沧桑的话语。年轻的时候总是与枪林弹雨为伴的他们到年老之时身体却与年轻时的健壮大相径庭,那些年轻时受过的小伤伴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露出了它们的病根,雨天时关节的疼痛、渐渐失去了的听觉、不再麻利的腿脚以及受不起任何考验的胃无不提醒着他们晚年生活的痛苦。然而夫人和老E却依旧如年轻时那样小打小闹仿佛他们还...

© 未命名 | Powered by LOFTER